白秉文_今天也在冷圈摸爬打滚

小英雄/刀乱/HP/杀天/术力口
杂食,基本什么都吃
是不拖稿会死星人
我超好勾搭求你们勾搭我(跪

【嘉瑞嘉向】花吐病 很粗糙的虐向

*花吐病
*ooc严重
解释一下设定,看完文再看比较好:这里设定的是螺丝喜欢格瑞但一直不敢承认,直到他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怖才开始后悔,他幻想自己给格瑞送过信,幻想格瑞会来找他,最后在后悔中死亡……(我真的是嘉吹

另外格瑞其实也喜欢螺丝的……emmmm…如果以后有兴致可能会写一下格瑞视角的,嗯……如果……

以下正文:

“今天是红玫瑰吗?”
嘉德罗斯捂着嘴,地上满是他刚刚吐出的花瓣,他知道他已经时日不多了。
好像走马灯一样,嘉德罗斯想起了以前雷德对他吐槽过的一段话:“老大,你难道不觉得花吐症很浪漫嘛!死在爱情的大山下,啧啧,太少女心了!”
不是没有嘲笑过,不是没有不屑过,无论是出于什么心境,他都有好好否认过,但是现实打了他一个响响的巴掌——一个没有爱的人,怎么会得花吐症呢?
祖玛和雷德都在担心他,他却只能像个懦夫一样闭紧双眼关上耳朵,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不管再怎么逃避,他的内心始终是透明的——死亡对他而言还谈不上重量

「那么,你在惧怕什么呢?」
「难道你就要这么逃避到死亡吗?」
「嘉德罗斯,你个懦夫。」

嘉德罗斯又呕出一口花瓣,这次变成了金徽章。
一股不知是悲凉还是解脱的心情涌上他的心头,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他想要赌一次。
他写了一封信——也许是刚写的,也许是早就写好的,他晃了晃脑袋,已经不记得了。
但是信一定送出去了,也许在很久以前,也许才刚刚飞出门口。
他没想过那人一定会来,也许信会在中途被人劫走,也许那人看到了信却并不打算来,也许那人压根连看都不想看,也许………
这是他嘉德罗斯人生中最狼狈的一次,当然,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呼吸也仿佛被堵住一般上不去下不来。
是被花瓣堵住了吗?
嘉德罗斯在心里和自己开玩笑,是病糊涂了吧?要是雷德知道他居然会开玩笑肯定要大吼大叫了。
花瓣好像要溢出嗓子眼一样,永远也咳不完。嘉德罗斯已经看不清现在吐出来的是什么花瓣了,但他知道肯定不是金徽章。
他还是没有来吗?
嘉德罗斯在心里问了自己最后一遍。
他使劲抬起手,抓了一把自己吐出的花瓣,用尽全身的力气捏住它,花汁从掌心蜿蜒向下流,和他的眼泪一样,蜿蜒着流进了悬崖。
那一刻,他看见了一束油桐花被金光照耀着,他看到自己好像摸到了它——是和自己吐出的花瓣一样的触感啊。
嘉德罗斯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花瓣都滑进了气管,笑得眼泪都埋进了枕头——他一心逃避的事实在死亡前一刻被狠狠地撕了开,腐烂到模糊不清的伤口哪怕被眼泪浸泡都是一种解脱。
衷心的感谢你,
对于你一直容忍我到现在这件事,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
虽然你并听不到,
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承认——
格瑞,我爱你。



「滴滴」
「嘉德罗斯,确认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