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杀天 ZR】给Zack的生贺!

*ooc有
*渣文笔有

祝Zack生日快乐!



“Zack,我出门一趟!”
Ray的声音从玄关传来,Zack卡在喉咙里的一句“你去哪儿?”还没出口就被咔嗒一下的关门声拦住了。
他烦躁的挠了挠头,Ray已经连着一个星期这样一大早就出门了。天天早出晚归,还不许Zack过问缘由,被逼问的紧了就用“散步”两个字随便塘塞。什么啊,我只是没上过学,又不是真的傻,这种话明显就是假的嘛!Zack盘起腿坐在电视机前,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
他泄愤似的大吼了一声,抓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调到了他最喜欢的xx少儿频道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傍晚,Ray设定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这是她和Zack做的约定,不管谁出门都要设定好自己回家的时间,如果超过太久,可能就是有危险了。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还是处在逃亡中的,谨慎些总是好事。Zack也对此毫无意见。
他一掌拍了下去,暴力的关掉了闹钟。Ray平时都会比设定时间早一些回家的,这次迟了那么久,天色又这么晚,很难让人不担心。
Zack的担忧都要溢出来了,他围绕着客厅转圈,一下一下用力的踩着木质地板,试图靠这样的方式来减少自己的焦躁。
秒针又转动了十几圈,Zack心中的担忧与害怕充盈到了极点,几乎要炸开来。就在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出门寻找Ray的时候,大门外响起了钥匙相撞的叮铃声和一阵摩擦锁孔的声音。
巨大的惶恐不安瞬间转变成了气愤与一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他咚咚咚几步走去了玄关,正好看见Ray正背对着他想要锁门。Ray锁上门,一转身就望见了Zack阴沉的眼神,心道一声不好,Zack今天这副样子是真的动怒了,平时敷衍的回答可能没法再糊弄过去了。
果然,Zack一开口就是一句质问:“Ray,你这一星期都去干什么了?今天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要出去找你了!”
Ray纠结的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小包。她走上去几步,腾出一只手去拽Zack的衣角,两人的视线对在了一起,Ray用一种真诚的语气回答道:“对不起Zack,让你担心了……你放心,我没有危险的,我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再过几天……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再等一等……好吗?”说到后面,Ray甚至透出了几分哀求的意思。
Zack静默了两秒,忽然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呕吐的姿态:“你少说这种话恶心我啦!好了好了,你没事就没问题了,你想做什么事都随你,和我没关系。”
Zack的怒气似乎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ay开心的微弯了一点嘴角:“好,不会让你担心的。”
Zack摆了摆手,转头往客厅走,边走边大声喊:“啊我饿啦,Ray你快去搞点吃的!”
Ray快走了几步跟上了Zack,用带着笑意的语气回答:“好。”

接下来几天,Ray没有再出门,她像之前一样,妥善的解决了Zack的进食问题、在Zack能接受的范围内教了他一些新东西,然后在晚上七点两个人又为了是看xx少儿还是xx联播而吵了起来。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日。
一天,两人吃完了晚饭,Zack自觉的去水池洗碗。Ray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Zack,我出门一趟,很快回来。”
Zack洗碗的动作明显一顿,他背对着Ray的嘴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满腔情绪只化为了一个字:“哦。”
Ray回来的的确很快,只是处于焦躁中的Zack完全不这么觉得。
这次Ray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Zack也没生疑,从猫眼里匆匆确认了一下就开门了。一开门他就愣住了——Ray带回来了一个巨大的扁平箱子。他帮着Ray一起把箱子搬回来。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Zack忍不住去抠了抠箱子:“你前几天就是在忙这个?这里面是什么?”
Ray把箱子的一端搁在自己腿上,一点一点的拆开包装:“嗯,我忙了好几天去找可以定做这个东西的地方,没有以为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在最后一天找到了,我和店主商量了好久才定下来——就是我晚回家那天。”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也不停地拆开了箱子。
Ray拉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把木质的镰刀。她把镰刀塞进了Zack的手里:“嗯,是送你的……生日礼物。”
Zack愣愣的,像是还没反应过来,Ray继续解释道:“不能定做真的镰刀,有些太显眼了,而且大概也找不到能做的地方…因为你的镰刀坏掉了,所以一直想补偿你一下,虽然不是真的……毕竟我们现在也用不上真的镰刀了啊。”说着,Ray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啊……嗯…谢谢了……”Zack变扭的低声道了声谢,脸上唯一没有被绑带挡住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Ray。
“虽然Zack没有提过生日,但是之前看Zack的档案的时候记住了。生日是很重要的事情啊。”Ray温柔的笑说。
“Zack,生日快乐!”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