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Sally Face】LS 平行世界的甜饼

*日常ooc警告,这一届的ooc天王请颁给我(什

*是平行世界的故事,这个世界的Sally经常会梦到身处“邪教世界”的Sally的经历

*这个世界的Sally设定是心理医生(

*大概算甜饼(对不起我不会写甜文

*因为编不出来了所以短的不得了(你

*大概会有关于这个世界线的补充后续(大概吧






房间里亮堂的不正常,白的发光,就像曝光过度的照片一样闪亮。

Larry从卧室里走出来,他呻吟着眨了眨自己的眼睛:“Sal,呃…你又做噩梦了?”

皮沙发被摩擦出声音,但Sally没有开口,他只是背对着Larry点了点头。
Larry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走到沙发的扶手上坐了下来:“呃…我明白这可能有些邪乎,但是……如果你将它只当作一个噩梦看待就万事大吉了,你是学心理的,我安慰你似乎也没有什么用,但是你要知道,就算你认为这些都是真的……你这样为它烦恼,难道是想去拯救吗?”

Sally用那张摘掉了面具的脸凝视着Larry,他沉默了几秒:“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刻搞错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Larry……是啊,你就当我是在为一个噩梦烦心吧,太糟糕了——连着几天都睡不好的夜晚。”

Sally耸了耸肩,一种类似轻松的气息似乎散逸开来。Larry勾住他:“是啊,我当然明白,Sal,你睡不好的夜晚我也睡不好,我太理解了。”

他一边说一边从沙发扶手坐到了Sally的旁边:“呃…Sally,我可以…安慰一下你吗?”

“我想我并不是很需要…但是,你想要的话就来吧。”Sally不太明白对方特地指出“可以吗”的用意,但出于信任他当然还是给了肯定答复。

大概是因为职业的关系,他轻易就看出来了Larry小动作中蕴含着紧张的讯息。他刚意识到这一点,紧接着下一秒他就被搂在了怀里,Larry的呼吸喷洒在他脖子上——他感到他的肉被狠狠地吸了一口——发出类似“噗”的声音。他轻轻推了一下Larry,后者很快直起腰来:“哦…这是我之前听As……我是说,听别人说的一种……”他卡壳了,Sally觉得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也没办法圆下去这个谎,“总之,听说它叫“种草莓”,呃…我希望这能让你能尽快忘记那个噩梦。”

Larry的脸有一些涨红,Sally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觉得Larry的脸大概就和自己的脖子一样红:“事实上,科学点来说,这种东西对健康没什么好处……”他瞥见了Larry失落的小眼神,“但是万幸,嗯,我并不讨厌它。”

“呃…那太好了,Sal,我希望你能快乐。”Larry忍住了自己马上要飞起来的表情,他故作淡定地说道着,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实际上慌乱的像个将结婚的新郎。

“我来教你吧,如果你想让我快乐的话——”

“呃,什么?”

Larry还没来得及表达完自己的不解,他就像刚刚自己对待Sally一样被Sally拉进了他的怀抱,但Sally的目标不是脖子——他极为准确了贴上了Larry的嘴。

他闭起眼睛,假装看不见Larry惊讶的样子。

“——要这样做啊。”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