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她让我去和哥哥撒娇,她说要我嘴甜一些

她说只要我多撒撒娇,哥哥就会给我钱花

我不回应她的世界观,她就说要拿针戳我


她是疯了吗?

还是我疯了?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我当然知道

但是对她来说拿针戳我这种事也是可以拿来当玩笑的吗?



她将她温热的手指贴到我冷冰冰的手背上,两个指尖模拟出针的样子,按压着我。

我想朝右边逃,但事实是我只能挪动一毫米。我全身一下子脱力,尖锐的痛意不是从手背上传来——它从我脑中传来。我痉挛着将手移开,她还在笑。

我沉默着,开口说不出一个字。

我意识到这是她跟我开的“玩笑”,于是我不再绞尽脑汁去想要说些什么,我只配合她咧开嘴,从胸腔挤出呜呜的风声。



对不起,目前的我开不起玩笑大约也是我的罪责之一,对不起,我充满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