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今天在口语公开课上突然不稳定,差点就要哭出来。

我好像能看到有人在切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切,重复循环,永无止境。

下课后忍不住又拿着笔写了些什么(是坏习惯),被她们看到了,于是就调笑说我在写情书。

我回过去看自己写的东西,一字一句夹杂着我的罪责、夹杂着碎片、夹杂着我吼不出的声音……字里行间都没有爱,但她们却说我在写情书。

我一下子变得迷茫,整个人就像从高处跳下一样难受、不停地心悸。

我当然明白她们是在开玩笑,我也没有在怪她们,我只是看不起连这份玩笑都无力承受的我。


我现在正坐着行李箱回家。

回到我不想去的必经之地。

回到我崩坏的原点。

回到我遗失爱的地方。


我还是不理解我为什么存在,我觉得我有罪,任何人都无法宽恕的罪,我的神明都无法理解的罪。

甚至我整个人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罪。

她们说我优秀,不,我一点也不,我的思想注定我在这个社会不优秀,我生下来就被注定是垃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