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抑郁症患者可能不太适合看灯燠太太的文(我不是,我大概只是有抑郁情绪)

我那天晚自习在压抑的时候去看太太的七日,她的文字第一次没有抚慰到我,甚至使我更压抑,我痛苦的趴在桌上抓挠空气,我被迫停止阅读。

这是第一次我被迫停止阅读。我的生理变好了,但我的心理千疮百孔。

无法阅读自己喜爱的作者的人生是毫无意义的,无法在痛苦的时候阅读灯燠的文字使我更加痛苦。

以我在家时的心理状态我甚至不敢再去看一遍死尽与房,我怕我趴在枕头上哭到没有声音,我怕我哭完之后也没有可以交流的人,我怕敷衍与不回应,我害怕。


前段时间我的抑郁症朋友问我寒假要不要去她家与她一同自残,我第一次没有回避,我说我要看情况,要看我是否绝望。

她说,等到寒假你就要天天看见你妈了。

我哑口无言,不知道是第几次开始思考这个学校能允许我留下伤疤的地方。

我怕疼,非常非常怕,就算是两年前我最不快乐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自残,我人生最大的改变就是在这个学校。不,应该说是在女人之间。

我最近感到抑郁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是我一前一后两个女人多少使我快乐,她们大概不知道她们是在拯救我,是在干伟大的事情。

她们中的一个今天狠狠斥责了我的懦弱,但是我还是不能理解她们的勇敢,因为在她替我做完后我只觉得疲惫与心悸,累的几乎要说不出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明明本应快乐。


我最近记忆力下降的厉害,时常心悸,抑郁情绪也是原来的两倍。我想去和谁谈谈,但是谁都只会敷衍我、或是不理解我。

我想她,但我一想她就会同时忍不住想哭。


我混乱,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又在写?

我连语句都无法通顺,我明明是垃圾,我明明连迷恋文字的资格都没有,但我为什么又在写?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