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我甚至无法组织句子

我在钻牛角尖。我在怪异的漩涡里无理取闹。我的心情就像飞蛾扑火时那一刹那的诧异与迷茫一样。我在,侮辱自己与文字。

——我在要求自己打破信仰。

我觉得我不配,什么都不配。就连书写的资格都没有。说爱它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都说写作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我连感受这份痛苦都做不到。

我最近越来越悲伤,越来越生气,我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我时刻都想哭,想哭的时候就想写东西,但是握住笔了之后手就再也动不了了、眼泪就下来了。

没有人知道写作对于我而言有多重要,我说不想写了,是站在血泊里说的。

从不写同人到现在我一直在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但现在我连这些都不想写了。我连去想句子的能力都没有了。

她让我来这里——一个无法写作的地方,但是真正残害我的还是我自己。

我迷信文字,长得越大越迷信。

如果我不再写了,就不只是爱了,我连信仰也一起失去了——我真的会死的。

我想起大楼里的人说房思琪是被读书害死的,我觉得不对。但是我看看自己——读得越多越不堪的我——但我怎么能将错都怪在我的爱与书上?

不论是杀死我的爱,还是使我不堪的书,归根结底丑陋的都是我,不如说是我让他们丑陋。

爱与文字,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都因为我的错误而被迫消失了。

——我在责怪,我太丑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