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我已经丧失书写文字的资格了。(与内容无关)



我透过不停的玻璃观察灯,发现他们都冷得很,他们和玻璃一样不停明灭,阴影只是守在他的孤独与冷旁边,游弋着下一秒就要将他取代。

我也被她笼罩着,活在灯光闪烁的地方。

我越来越孤独,长得越大就越孤独。我每天都和她们笑,那一刻我真的快乐,但我仍然孤独——因为我生命中唯一一盏灯带给我孤独。

别人的灯都应该是救赎,我不是,我的灯是促使死亡的嫉妒。
大衣口袋上未剪开的线割紧我的皮肉,我就算痛也只能在她之上继续摩擦。我被烧灼,被烧灼到没有皮肉就是温暖。我的膝盖也开始腐烂,从有骨头的地方先开始腐烂。

我坐在地铁上向前飞,亮堂堂的灯照着我,我只能感觉到窒息。我的灯带给我孤独与冷,为什么她仍然是我的灯,我无法理解爱她的自己。

全世界我最不理解自己。

我不理解我的思想、我的行为、我的虐待、我的孤独与颓废……我一个都不理解,我甚至否定它们所有。

我疲惫的要倒下来,但是灯的杆子靠在我后面,我只能再使劲擦擦眼泪踢踢脚,我只能继续忍受孤独。

她们问我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因为我不觉得我好,我觉得我是垃圾,所以我只能用哑巴的嘴去讨好她——因为我希望她爱我,我希望一个美丽的人能爱我。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