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我不是恨她,我只是无法爱她。

我无法爱她以折磨我为乐的精神、无法爱她所带给我的扭曲的世界观、也无法爱她的世俗与不宽容。

她其实根本没有给我教育。

说起“幼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什么童年糗事或是我的小伙伴——是围绕在我身边的被她砸碎的家里的所有玻璃与陶瓷,窗或碗。

它们被扫到一旁,没有人搭理它们,我每日去上学,我看它们,我发现它们根本没有被扫走,它们全数笼在我的脚下,然后划破我。


另外一个说起童年我就会想到的事,是她与父亲吵架。

其实我早就不记得他们是如何吵架的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因为年幼且害怕的缘故躲在楼上,我不去参与他们的战争,但是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不来帮我!”

我为什么不帮你。

那你为什么不懂我为什么瑟缩害怕?


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我的三观还没有形成到现在这种地步,对于她带给我的震惊我只记得这些了。

而一件就在最近发生的事——今年或是去年,我记不太清了。

她劝我的姑姑生孩子,我记得她当时恳切地说:“生吧,女人结婚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吗?”

姑姑是个很开明的人,她听到这句话就直接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她想说她结婚都是为了我吗?我这么伟大,那她为何不给我教育,她为何要将她扭曲的世界传承给我?


她常说我不与她交流,是我不交流吗?

她用那副和善的脸吐出的尖利话语我至今也还记得:“就你还想当xxx,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那是我第一次对她倾吐理想,大约是在六年级时。

一切都破碎了,我也是从六年级时开始发现她的扭曲,我开始无法爱她。

我不与她交流,因为不论如何交流我都会被她畸形的世界观戳伤、流泪。我想与她交流的每一次结果都是我在哭。

于是我不再想和她交流了,我闭起嘴巴,一切都讲给自己听。

对我来说,她除了提供给我钱以外再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所以我无法理解她对我展露出的那副圣人嘴脸。

如果以后我还在,她要钱我当然会给,但是别想我去看她,我要永远逃离我心中扭曲的原点。

我没有多恨她,因为我很可悲的连她也可以理解。

我只是不爱她,我无法爱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