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强盗美

这篇是两个多月前写的,那天我很早就睡了,我忘记是什么原因了,反正刚睡下两个小时母亲就来砸我的门,近乎疯狂的冲我怒吼,我感觉整面墙壁都在颤抖,我是哭着醒的,哭着写下这篇文,最后哭着睡着的。

第一次写这种有些激动的语句,因为我当时惧怕又伤心,从此以后每天睡前都会检查房门有没有锁。






记忆不甚清晰了…只有那阵强烈的敲门声还像是在耳边响起的一样。

急促而又热烈,像是呼吸喷洒在耳廓。可惜那不是自己的呼吸,也不是恋人的呼吸,那是李国华对房思琪的呼吸。

——那是强盗自以为美的呼吸。

张嘴与闭嘴都是潜意识在引导。说出的必须得是配得上强盗的美的语言——就像李国华也是备受敬仰的老师一样,强盗也需要他人对他的肌肉表示赞美。

但是沉睡之人是不懂得赞美的,于是强盗愤怒地砸起了门,一下一下,砸在心尖上,砸出血花来,砸出让强盗满意的美来——要砸满一千下,要砸出哲学来!

沉睡之人还是没有苏醒,她张嘴又闭嘴,血流出美来,流出胸膛来。她起起又落落,美不小心化开来,强盗就一脚一脚踏着步,一脚一脚迈着舞。

强盗抚摸着我的美。我的美不见了。

呼吸喷洒在我的耳廓。那是——我所厌恶的、丑陋不堪的强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