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突然想起其实初中的时候我有被同班的男孩子表白过。他是一个很皮的男生,成绩不太好,整天爱开玩笑,但有时也会因为长得不够好看而被别人拿来开玩笑。

当时我为了方便上学是住在父亲的家里的,和他家在同一个小区,有时候没人来接我我就会和他一起坐公交车回家。(不是有意的,只是有时会碰巧)

他就是在某次我们碰巧一起走时对我表的白。

具体情况其实我记不太清了,我只知道我当时没相信他,我说我不相信他喜欢我。

可能是由于他平时的表现以及当天对我做过的不过分的恶作剧使我不够信任他,但我现在想起来其实更深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在惶恐。

当时年幼的我为了遮掩这份惶恐就将问题反推给他,甚至给他带来痛苦。

“我不相信”这四个字说的太过分了,即使用“我向来不善把握语言的力道”也没法解释这句充满伤害性的话。

我很后悔在当时没有向他道歉,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仍然愧疚,甚至愈发愧疚。我希望他现在已经将我忘记了,最起码将这件事忘记了,如果他因为我而留下了伤痕那这就是我一辈子洗不脱的罪了。

可惜我现在见不到也联系不到他了,我好想跟他道歉,我本是没有资格怀疑使用任何一种形式对我的爱的,但我不仅在他的身上犯禁了,我甚至还在伤害他。



“我并没有因为你的任何不幸而看不起你,如果你因为我的话语而感受到了不适——那全是因为我具有缺陷的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请容许我暂时不说道歉的话,我想先祝福你,祝福你因最后没有选择我而变得幸福,祝福你庆幸,祝福你拥有“忘记的记忆”……

虽然你可能看不见也听不见,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来见你,希望我向你道歉的时候你可以轻松的对我笑一笑,携着你的妻子对我说——‘没关系,我已经忘记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