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今天和舍友谈过才知道原来遭受过陌生人性暗示的女生真的不在少数。

我想起我曾经与一位喜欢同性的男性朋友一起坐地铁,然后在无意间提起了他的性向,他身边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性立刻就惊恐的望了我们一眼,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但是当我在地铁上遭遇性骚扰时,没有人会远离凶手,他们正常又淡定,他们异常的眼神是望着我的,就像一切都是我的错一样。

我极度悲伤,但我不希望我被认为是为自己的遭遇悲伤,我是在为他们悲伤,为一切与房思琪有着相同不理解遭遇的人悲伤。


我的两位舍友都遇到过两起及以上的性骚扰事件,包括我。

但是当我与舍友说我很关心儿童性侵时她们对我显露出了不理解、怪异的神情。

为什么在这种事大面积发生之后还是没有人在意?为什么我关心大家的遭遇会被认为是诡诞?我太悲哀了,为我自己的思想而悲哀,我好伤心,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去拯救无数下一个房思琪?

你们明明也是凶手,包括她,包括我的母亲。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