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我的世界大概是被女人毁坏的,但我不恨她们。

我无法坦然地说小时候的事情对我完全没有影响,因为我的性格太典型了——就是那件事产生的后遗症。

但那并不足以毁坏我,比之更深层次的崩裂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女人。我明白我是在推卸责任,但我也从没有一秒钟放弃过对自身罪恶的刨析。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她们,我是不是可以拥有更少的罪恶?或者说,我是不是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终其一生都不会明白罪恶的存在?

我爱女人,是各种意义上的爱。

我爱每一个小女孩、每一个被男性强迫以求爱的女孩、或是被男性打破信仰的女孩,我爱每一个,也想拯救每一个。我明白这是一句很自大且令人厌恶的话,但我只是在对她们的苦痛斥以理解,并想让她们远离成为我。

但其实我仔细一想才明白,我就连“爱女人”这件事也只是幼年时期的心理阴影导致的——也就是说,如果我要努力成为善良的人、会去爱的人,我就一定要承受苦痛,否则我就只是低俗、是诡诞。

我无法言明我更想远离苦痛还是女人,因为两者都很重要,两者都在逼我死亡,似乎少去哪一个多出哪一个都无所谓,但他们却不是划等号的。

我开始看不见我的未来了,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只是惊奇,惊奇我居然一点也不想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