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偶尔产出同人
偶尔产出…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推荐关注
因为我菜的不得了



感谢她们

【嘉瑞嘉】花吐病 短小粗糙的格瑞视角

*ooc有

是之前那篇花吐病的格瑞视角,因为三党太忙了一直没啥时间写,现在放假了,正好也要生日了,就把这个坑填掉了,虽然写的很短小很粗糙……结尾超级粗糙,因为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23333

剧透:
最后的花瓣的意思是格瑞也得了花吐病,在嘉德罗斯死掉的那一刹那




已经一个月了。
格瑞在心里默默念道。
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过嘉德罗斯了,平时嘉德罗斯至少也会每周来找他打一次架的。
不来正好,叽叽喳喳的也挺烦。
格瑞扛起他的烈斩,努力忽视了自己那一点点失落。
突然,一阵微风从格瑞的身后吹来,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反应,身体就先大脑一步做好了格挡动作,完美的拦住了来人的攻击。
那人一看一击不中,连忙后退了好几步。格瑞一看,好嘛,还是个认识的。
他举起烈斩对准对面那人,说到:“怎么?你们老大去哪了?居然让一个跟班来偷袭我?”
没错,来人正是嘉德罗斯的跟班之一,蒙特祖玛。
她好似听到了什么难题般抿紧了嘴唇,许久不开口,格瑞本就心烦,看到她那副样子更是烦上加烦,他略带不耐烦的开口道:“到底有什么事,不说我就走了。”
格瑞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她是肯定不会主动来找他的,嘉德罗斯也只能和他堪堪打个平手,身为他的跟班怎么可能会一时头脑发热来单独挑战他?就是看透了这点,格瑞才不会马上转身就走。
蒙特祖码知道格瑞已经不耐烦了,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开口道:“是嘉德罗斯大人,大人他……生病了。”
格瑞心里咯噔一下,但表面还是摆出了一幅不在意的模样:“生病了找我有什么用?我可不是……”
格瑞话还没说完,就被祖码打断了:“是花吐病。”
格瑞瞳孔微缩,努力装作不在意地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多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找到他喜欢的人了吗?”格瑞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顿觉有些失态,不好意思的抿起嘴不开口了。
祖码见他这么着急嘉德罗斯心里也是很满意的,也乐意帮他解惑:“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跟我走吧,只有你能救他。”
格瑞的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弧度:“我救他?我怎么救他?”
祖码却是不想在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下浪费时间了,直接丢下一句“你能救”,拉起格瑞就跑。
格瑞在片刻的愣神过后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她,但在动作的前一刻硬生生停住了。
只是去看看也好,不一定要救他。
格瑞说服自己。

嘉德罗斯藏身的地方远得很,即使祖码有风的加持也仍跑了许久未到,祖码心中是说不出的焦急,她能感受到嘉德罗斯快不行了。
两人一路无话,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祖码累的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去,她指了指两人面前的房门,说:“进去。”
格瑞悄悄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放在门把手上,汗液都抹在了上面,他把门把手往下一压正要开门,突然双腿一软径直摔了进去。
格瑞半撑起身体,恍惚的看着掉落在自己手上的花瓣,又一阵呕吐感涌上心头。
是金徽章。
格瑞如梦初醒般猛一抬头———



「滴滴」
「嘉德罗斯,确认死亡」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