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

小英雄/刀乱/HP/杀天/术力口/原耽
有机酸/RSD/picon/案山子/马热土等
Zack/咔酱
杂食,基本什么都吃
是不拖稿会死星人
我超好勾搭求你们勾搭我(跪

我又在乱写

从前我一直以为我恨的是她

后来我才发现,我恨的是以她为开头的社会

我恨的是人生

我恨不公、不宽容、不自由

我可以容忍相对绝对

但我一定要以绝对冠名,我要自由



想改文风了,不想再写这种东西了

还是希望有人能看懂我,虽然我真的很烂(

我早就知道我是会早逝的,18岁,或是20岁,我要以一个我最漂亮也最痛苦的年纪死去

但也有可能发生意外

例如,我的确找到了一份能够永远远离那个女人的工作,或是找到了一个足够爱我的人,但最令我满意的大概是那个女人的逝去

——作为我最大苦楚与精神枷锁来源的女人

坦诚地说,我渴望你死去

尽快地死去,在你完全毁掉我的人生之前死去

不然就让我死去

我永远都无法坚持生活在你的阴影之下

我在你的话语下尖叫、翻腾、受尽折磨,可你听不见,没有人听得见

于是我仍旧渴望死亡

在阳光的右边与深渊的起点

乱写

我从没有勇敢过

我拥有的只是附庸之人的无知侥幸

和将死之人的无所谓罢了


脾气日渐暴躁,写出来的东西也日渐不对头

想再快乐一点

开始用毫无逻辑的文字来想你


我在想你

通过层层的血管和受阻碍的思想来想你

它从远处游荡来

随后在我的思想中融化

与我的一切反动化为一体

于是它就成了我最大的反动、盘踞着最大的空间










心情极差,各种意义上的

想化身成暴躁老哥

但更想和你快乐聊天

极其想你,各种意义上的




我恋爱了

上一次写情诗大概是在一年前,令人遗憾的是完全没有进步

我大概是恋爱了,突然超喜欢你呜呜呜



你缘何在我的思想中盘踞

我快乐的甜蜜

与不安的恐怖

我的患得患失

我的情感,甚至于未来

缘何在一瞬之间充满你


我开始思考你我名字的意义

包括今日的气候如何

我像是一夜之间回归了初生的少女

心悸与恐惧并存


我装作不在意的松开紧闭的牙舌

我的喉咙顺着下巴动

我小心翼翼的搭在你肩上的手

里面轻轻含着你的名字


我喊你

在一次又一次

在不间断之间

“野兽”

今天放学的时候仍旧看到了在广场上围着圈溜冰的小孩子们。

小孩子真是快乐。我想。

我向前走,右肩忽然传来极重的一个力道将我向后推,我抬头一望,是撞到了一个同样穿着溜冰鞋的大人,我急忙为我的走神道歉。但他并没有理会我。

身后突然爆发出了一串剧烈的笑声,我微微偏头望,是有几个小朋友摔倒了,周围的家长在笑。

没有缘由的,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古罗马的斗兽场——围着圈的观众,和在圈内厮杀的野兽。

被我撞到的那个大人略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摔倒的孩子大喊:“爬起来!快爬起来呀!”

我就突然忘记了斗兽场。因为我重新记起了鸡、螳螂和狗。

还有“孩子”。

我最后望了一眼那些孩子和被我撞到的大人。

对不起,我为我的走神道歉。



影子,为何是我的影子?

人为何只是因为影子是从我脚下延伸出来的,就不顾我的意愿认为那是我的东西?

我所不必要、不需要、不渴望的东西为何会成为我的东西?

我迫切的想要从脚底斩断他,我放他自由,他从此脱离我。我们最后一次学着对方的样子鞠躬,挥挥手,我的人生就能变得幸福了。

我愧疚,为何他只是因为与我长得相像就这样被禁锢住了自由?我妄图放开他,让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与我一般的人。

我的影子,为何你是我的影子?

*不喜欢ooc的最好别看,巨ooc

前段时间随手码的一个小片段
我真是太喜欢黑久了噫呜呜噫
会尽量在开学前写出正文的,开学后就没时间了

*高亮:cp是胜出!胜出!胜出!我不会因为出久黑化就随随便便让他左位的(什

那天在地铁上我哭了。
因为我想起了房思琪。
我最近总想起她,痛苦的时候想起她就会觉得我连痛苦的资格都没有;快乐的时候想起她就会感到内疚,我觉得我是和伊纹姐姐一样爱她的,因为我太爱她了,就和姐姐一样无法幸福了。
我自认为多少明白一些人性,我自认为看到无动于衷的人内心可以毫无波动。可惜在当时我仍然很难过,但是比这更难过的是我根本无法想象房思琪站在世界背面时的心情。
我是一个胆小鬼。我的勇气只足够让我明白我爱房思琪,在触碰到林奕含时我连眼泪都不敢流。即使我拼命的读书也没有用,我好像生来就无法拥有房思琪的自尊,我没有办法像她一样勇敢,我只会在硌到脊背时发出一声痛呼。
但是我仍然想尝试一下她所经历过的生活,我想强硬的明白如果我不道歉会怎么样,我想自私的体会一下怡婷所没有办到的事,我想一厢情愿的成为她“陌生的双胞胎”。可是我不行。
我曾经总是嫌弃我的名字土气,但现在我觉得这个名字是幸运。妈妈喊我的名,恍惚间就像是在喊“思琪”,我好像产生了幻觉一样,眼睛一眨就要哭了。
我多爱她啊。
可是即使我再爱她我也和伊纹姐是不一样的,伊纹姐是专一的人,而我如果不想成为滥情的游子,我就必须放弃爱她。
我最近总是想起她。
想我有多爱她。

是一则置顶

写文的时候叫白秉文,其他时候叫残祠

混术力口/p主/刀乱/杀天/小英雄/HP/原耽/姜饼人

喜欢的p主有有机酸/picon/Eve/maretu/案山子/RSD/VVR/スズギリ/大沼パセリ/酩酊p等

喜欢Len和Oliver

喜欢爆豪胜己和Zack
(大概是黄毛控)

喜欢刘慈欣,喜欢余华,喜欢海子

喜欢吕天逸/蓝淋/甜甜等,mxtx不黑不吹,婉拒过激黑/过激粉

是杂食党,基本什么cp都能接受,但是德哈不拆不逆

喜欢黑久,雷的请注意
聊天很苦手,大概是冷场王
是全村最甜的lo娘(
承蒙厚爱了(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