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秉文

凹凸、小英雄、宝石之国坑
嘉瑞嘉 安雷安 雷卡 瑞金
小英雄主角三人cp都吃
脆皮组、钻石组赛高
嘉吹,时不时会写肉
接受安利,是个很杂食的人
好了没屁放了

【嘉瑞嘉向】花吐病 很粗糙的虐向

*花吐病
*ooc严重
解释一下设定,看完文再看比较好:这里设定的是螺丝喜欢格瑞但一直不敢承认,直到他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怖才开始后悔,他幻想自己给格瑞送过信,幻想格瑞会来找他,最后在后悔中死亡……(我真的是嘉吹

另外其实这个时候的格瑞正待在金那里,他其实也喜欢螺丝的……emmmm…如果以后有兴致可能会写一下格瑞视角的,嗯……如果……

以下正文:

“今天是红玫瑰吗?”
嘉德罗斯捂着嘴,地上满是他刚刚吐出的花瓣,他知道他已经时日不多了。
好像走马灯一样,嘉德罗斯想起了以前雷德对他吐槽过的一段话:“老大,你难道不觉得花吐症很浪漫嘛!死在爱情的大山下,啧啧,太少女心了!”
不是没有嘲笑过,不是没有不屑过,无论是出于什么心境,他都有好好否认过,但是现实打了他一个响响的巴掌——一个没有爱的人,怎么会得花吐症呢?
祖玛和雷德都在担心他,他却只能像个懦夫一样闭紧双眼关上耳朵,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不管再怎么逃避,他的内心始终是透明的——死亡对他而言还谈不上重量

「那么,你在惧怕什么呢?」
「难道你就要这么逃避到死亡吗?」
「嘉德罗斯,你个懦夫。」

嘉德罗斯又呕出一口花瓣,这次变成了金徽章。
一股不知是悲凉还是解脱的心情涌上他的心头,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他想要赌一次。
他写了一封信——也许是刚写的,也许是早就写好的,他晃了晃脑袋,已经不记得了。
但是信一定送出去了,也许在很久以前,也许才刚刚飞出门口。
他没想过那人一定会来,也许信会在中途被人劫走,也许那人看到了信却并不打算来,也许那人压根连看都不想看,也许………
这是他嘉德罗斯人生中最狼狈的一次,当然,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呼吸也仿佛被堵住一般上不去下不来。
是被花瓣堵住了吗?
嘉德罗斯在心里和自己开玩笑,是病糊涂了吧?要是雷德知道他居然会开玩笑肯定要大吼大叫了。
花瓣好像要溢出嗓子眼一样,永远也咳不完。嘉德罗斯已经看不清现在吐出来的是什么花瓣了,但他知道肯定不是金徽章。
他还是没有来吗?
嘉德罗斯在心里问了自己最后一遍。
他使劲抬起手,抓了一把自己吐出的花瓣,用尽全身的力气捏住它,花汁从掌心蜿蜒向下流,和他的眼泪一样,蜿蜒着流进了悬崖。
那一刻,他看见了一束油桐花被金光照耀着,他看到自己好像摸到了它——是和自己吐出的花瓣一样的触感啊。
嘉德罗斯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花瓣都滑进了气管,笑得眼泪都埋进了枕头——他一心逃避的事实在死亡前一刻被狠狠地撕了开,腐烂到模糊不清的伤口哪怕被眼泪浸泡都是一种解脱。
衷心的感谢你,
对于你一直容忍我到现在这件事,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
虽然你并听不到,
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承认——
格瑞,我爱你。



「滴滴」
「嘉德罗斯,确认死亡」

【前言】
lof的第二篇文,还是之前的老文啦23333
想把之前写的无论好坏都搬上来
灰喜是之前基友给安利的,一下子就萌上了,但不管怎么说狼和羊之间还是比较适合BE的…总之感谢大家的观看,文笔渣莫嫌弃啦(废话好多



【正文】
不知道过去几十年了,灰太狼再也没有年轻时狼王的风范了,他变得很老很老,也有了自己的孙子,可他很孤单。
他和他的老婆离婚了,很久以前。儿子有了自己的老婆不可能时时伴在身旁。他像一个孤高的王,独自守着自己的城堡,独自爱着死去的人。

“灰太狼,为什么会是我呢?我是羊,你是狼啊?”
是啊,为什么会是你呢?谁都好为什么会是你呢?如果不是你,我是不是能过得更幸福一点?我是不是可以享受儿孙满堂?
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爱你呀,我爱你呀,我想和你一起坐在摇椅上,握着对方苍老粗糙的手,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慢慢地,慢慢地一起合上眼睛。
我愿意放弃我的一切,我只求不要把你夺走。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脸红着说喜欢我的样子,我还记得你第一次主动踮起脚尖亲吻我的样子,我还记得你和我一起面对红太狼的样子……
你明明一直都在,可是我却没办法爱你。

我想我可能要死了吧。
小灰灰前几天让我搬去他那里,我拒绝了,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我过得很孤单啊。所以你一定不能孤单,你应该得到最好的祝福。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多想爱你呀,多想抱着你,多想在你耳边喃喃细语说着我爱你。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我要来陪你了。

我是一名孤高的王,但我也早已不配称王。
王如何能有弱点。
而我如何能这样爱你。

怎样的思念,能让人一夜沧桑呢?
我想,只有我爱你了吧。

茨木,你怕不是个二傻子

【前言】
hey,这里新人白秉文,对lof还不太了解,文其实是很久以前写的,文笔不好结尾也很仓促变扭,不过懒癌晚期不想改了,直接就这样发吧2333333
最后,请多多指教(鞠躬


【正文】
酒吞酒吞,人如其名。茨木多年后想起晴明阿爸带着满身酒气的酒吞回寮时的情景,仍是忍不住的皱眉叹气。
当时寮里只有酒吞与茨木是SSR,酒吞心里一直不满茨木比他大,便偷偷恶作剧把茨木的白水换成了他珍藏的酒,不曾想茨木是个完全不能沾酒的,喝了那杯酒是整整醉了一天一夜,晴明阿爸那天气的差点没把酒窖子掀了,还是茨木醒来为他求的情,这下子饶是酒吞那浑小子也是免不了面色通红,但也因此,更喜欢与茨木起一些口角。

后来茨木为了酒吞能快些长大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是整整刷了一天的觉醒,可没曾想,当茨木满心欢喜地以为会听到酒吞别扭的夸奖时,却看到酒吞一脸迷恋沉醉的望着站在阿爸身旁的鬼女姐姐。
茨木心里的醋坛子是翻了满地。情商堪忧的茨木弟弟一下抓起酒吞的小手就把他扯到了自己的房间。
酒吞看到平时总是一副笑脸讨好他的茨木变得如此生气也是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询问茨木发生了何事便被他一下咬住了嘴唇,真真是狠狠地咬了一口,痛的酒吞差点叫出声来。
体能上的差异使酒吞根本推不开茨木,酒吞气极却也无可奈何。最后直到两人嘴里都满是鲜血茨木才堪堪停下,刚放开怀中小小的酒吞,茨木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自此以后,酒吞走路都绕着他走,他幸幸苦苦打来的觉醒材料也被酒吞拒绝,最后是阿爸骗他那是鬼女姐姐打来的材料他才欢喜吃下。茨木心中是有苦难言,越发觉得鬼女姐姐碍了他的眼,连带着对阿爸的态度也不好,除非队伍里酒吞,不然他是绝打不出暴击的。
为什么要有酒吞呢?倒也不是茨木想要展示自己的男子气概,是他一直记着酒吞儿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只有强者配和我在一起!”

茨木觉得,恋人做不成了,朋友总能当吧?于是寮里经常能看到茨木跟在酒吞屁股后头吾友吾友的叫,酒吞不理他,他就一直叫一直叫,直叫的酒吞心烦去找鬼女才罢休。

两人之间暧昧的关系是在鬼女姐姐为阿爸穿上嫁衣那天改变的。酒吞一整天都呆在酒窖子里未曾出来,茨木担心的不得了却没办法开门,他怕他一鬼手过去整个窖子都得塌。正好座敷路过,便好心的帮茨木把门烧了开。
门一消失,一股酒气直冲茨木的脑门,可这回他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就直接坐在了酒吞身边陪他一起喝酒。两个人都没说话。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酒吞
“我喜欢女孩。”
一句不着调的话却生生说的茨木心都凉了。
“我更喜欢红叶。”
茨木猛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但现在我想换换口味。”
茨木眼泪都准备掉下来了却在听到这句话时使劲憋了回去。
“茨木啊……你吻技真差!”
茨木当时就觉得自己肯定是醉了,那个傲娇酒吞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刚想伸手摸摸自己旁边可人儿的脸,却突然眼前一黑。
“砰”的一声把酒吞也吓了一跳,慌张地去探对方的鼻息,却发现他只是酒喝多了睡着了。酒吞看了看茨木周身的酒坛子,好笑又心疼地责了一句

“茨木,你个二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