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秉文_今天也在冷圈摸爬打滚

小英雄/刀乱/HP/杀天/术力口/原耽
有机酸/RSD/picon/案山子/马热土等
Zack/咔酱
杂食,基本什么都吃
是不拖稿会死星人
我超好勾搭求你们勾搭我(跪

【占tag致歉】点梗

稀里糊涂整天咕咕咕的就狗到30fo了…本来想50fo再开点梗的,不过鸽子有时也会有一颗想写文的心的,于是就……
不太会写车所以……有人点的话也不是不能写,但是要小心护眼(就算正经走剧情也还是要小心护眼呢
不要对我的文抱有什么期待比较好…我很菜的
没人点的话我就黑箱给基友写吧,点的人少我可以试试看都写了,点的太多……我就只能按自己能力范围内挑了,虽说应该也不会有太多吧…
能写的cp都在tag里了,不是自谦,真的不要对我的写文速度和质量报太大期望……你会绝望的(高亮)

是一则置顶

写文的时候叫白秉文,其他时候叫残祠
混术力口/p主/刀乱/杀天/小英雄/HP
喜欢的p主有有机酸、picon、Eve、maretu、案山子和RSD
喜欢Len和Oliver
喜欢爆豪胜己和Zack
(大概是黄毛控)
喜欢刘慈欣的三体,喜欢余华,喜欢海子
是杂食党,基本什么cp都能接受,但是最喜欢胜出/德哈/清安清/ZR
喜欢黑久,雷的请注意
聊天很苦手,大概是冷场王
是全村最甜的lo娘(
承蒙厚爱了(鞠躬

【杀天 ZR】给Zack的生贺!

*ooc有
*渣文笔有

祝Zack生日快乐!



“Zack,我出门一趟!”
Ray的声音从玄关传来,Zack卡在喉咙里的一句“你去哪儿?”还没出口就被咔嗒一下的关门声拦住了。
他烦躁的挠了挠头,Ray已经连着一个星期这样一大早就出门了。天天早出晚归,还不许Zack过问缘由,被逼问的紧了就用“散步”两个字随便塘塞。什么啊,我只是没上过学,又不是真的傻,这种话明显就是假的嘛!Zack盘起腿坐在电视机前,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
他泄愤似的大吼了一声,抓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调到了他最喜欢的xx少儿频道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傍晚,Ray设定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这是她和Zack做的约定,不管谁出门都要设定好自己回家的时间,如果超过太久,可能就是有危险了。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还是处在逃亡中的,谨慎些总是好事。Zack也对此毫无意见。
他一掌拍了下去,暴力的关掉了闹钟。Ray平时都会比设定时间早一些回家的,这次迟了那么久,天色又这么晚,很难让人不担心。
Zack的担忧都要溢出来了,他围绕着客厅转圈,一下一下用力的踩着木质地板,试图靠这样的方式来减少自己的焦躁。
秒针又转动了十几圈,Zack心中的担忧与害怕充盈到了极点,几乎要炸开来。就在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出门寻找Ray的时候,大门外响起了钥匙相撞的叮铃声和一阵摩擦锁孔的声音。
巨大的惶恐不安瞬间转变成了气愤与一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他咚咚咚几步走去了玄关,正好看见Ray正背对着他想要锁门。Ray锁上门,一转身就望见了Zack阴沉的眼神,心道一声不好,Zack今天这副样子是真的动怒了,平时敷衍的回答可能没法再糊弄过去了。
果然,Zack一开口就是一句质问:“Ray,你这一星期都去干什么了?今天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要出去找你了!”
Ray纠结的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小包。她走上去几步,腾出一只手去拽Zack的衣角,两人的视线对在了一起,Ray用一种真诚的语气回答道:“对不起Zack,让你担心了……你放心,我没有危险的,我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再过几天……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再等一等……好吗?”说到后面,Ray甚至透出了几分哀求的意思。
Zack静默了两秒,忽然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呕吐的姿态:“你少说这种话恶心我啦!好了好了,你没事就没问题了,你想做什么事都随你,和我没关系。”
Zack的怒气似乎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ay开心的微弯了一点嘴角:“好,不会让你担心的。”
Zack摆了摆手,转头往客厅走,边走边大声喊:“啊我饿啦,Ray你快去搞点吃的!”
Ray快走了几步跟上了Zack,用带着笑意的语气回答:“好。”

接下来几天,Ray没有再出门,她像之前一样,妥善的解决了Zack的进食问题、在Zack能接受的范围内教了他一些新东西,然后在晚上七点两个人又为了是看xx少儿还是xx联播而吵了起来。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日。
一天,两人吃完了晚饭,Zack自觉的去水池洗碗。Ray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Zack,我出门一趟,很快回来。”
Zack洗碗的动作明显一顿,他背对着Ray的嘴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满腔情绪只化为了一个字:“哦。”
Ray回来的的确很快,只是处于焦躁中的Zack完全不这么觉得。
这次Ray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Zack也没生疑,从猫眼里匆匆确认了一下就开门了。一开门他就愣住了——Ray带回来了一个巨大的扁平箱子。他帮着Ray一起把箱子搬回来。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Zack忍不住去抠了抠箱子:“你前几天就是在忙这个?这里面是什么?”
Ray把箱子的一端搁在自己腿上,一点一点的拆开包装:“嗯,我忙了好几天去找可以定做这个东西的地方,没有以为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在最后一天找到了,我和店主商量了好久才定下来——就是我晚回家那天。”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也不停地拆开了箱子。
Ray拉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把木质的镰刀。她把镰刀塞进了Zack的手里:“嗯,是送你的……生日礼物。”
Zack愣愣的,像是还没反应过来,Ray继续解释道:“不能定做真的镰刀,有些太显眼了,而且大概也找不到能做的地方…因为你的镰刀坏掉了,所以一直想补偿你一下,虽然不是真的……毕竟我们现在也用不上真的镰刀了啊。”说着,Ray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啊……嗯…谢谢了……”Zack变扭的低声道了声谢,脸上唯一没有被绑带挡住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Ray。
“虽然Zack没有提过生日,但是之前看Zack的档案的时候记住了。生日是很重要的事情啊。”Ray温柔的笑说。
“Zack,生日快乐!”

自制表情包!
贫穷使我刚刚看完第二集…
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快去结婚吧(跪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酒茨酒】茨木,你个二傻子

*ooc
*渣文笔
*酒茨酒
*是很久以前的文重投



酒吞酒吞,人如其名。茨木多年后想起晴明阿爸带着满身酒气的酒吞回寮时的情景,仍是忍不住的皱眉叹气。
当时寮里只有酒吞与茨木是SSR,酒吞心里一直不满茨木比他大,便偷偷恶作剧把茨木的白水换成了他珍藏的酒,不曾想茨木是个完全不能沾酒的,喝了那杯酒是整整醉了一天一夜,晴明阿爸那天气的差点没把酒窖子掀了,还是茨木醒来为他求的情,这下子饶是酒吞那浑小子也是免不了面色通红,但也因此,更喜欢与茨木起一些口角。

后来茨木为了酒吞能快些长大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是整整刷了一天的觉醒,可没曾想,当茨木满心欢喜地以为会听到酒吞别扭的夸奖时,却看到酒吞一脸迷恋沉醉的望着站在阿爸身旁的鬼女姐姐。
茨木心里的醋坛子是翻了满地。情商堪忧的茨木弟弟一下抓起酒吞的小手就把他扯到了自己的房间。
酒吞看到平时总是一副笑脸讨好他的茨木变得如此生气也是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询问茨木发生了何事便被他一下咬住了嘴唇,真真是狠狠地咬了一口,痛的酒吞差点叫出声来。
体能上的差异使酒吞根本推不开茨木,酒吞气极却也无可奈何。最后直到两人嘴里都满是鲜血茨木才堪堪停下,刚放开怀中小小的酒吞,茨木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自此以后,酒吞走路都绕着他走,他幸幸苦苦打来的觉醒材料也被酒吞拒绝,最后是阿爸骗他那是鬼女姐姐打来的材料他才欢喜吃下。茨木心中是有苦难言,越发觉得鬼女姐姐碍了他的眼,连带着对阿爸的态度也不好,除非队伍里酒吞,不然他是绝打不出暴击的。
为什么要有酒吞呢?倒也不是茨木想要展示自己的男子气概,是他一直记着酒吞儿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只有强者配和我在一起!”

茨木觉得,恋人做不成了,朋友总能当吧?于是寮里经常能看到茨木跟在酒吞屁股后头吾友吾友的叫,酒吞不理他,他就一直叫一直叫,直叫的酒吞心烦去找鬼女才罢休。

两人之间暧昧的关系是在鬼女姐姐为阿爸穿上嫁衣那天改变的。酒吞一整天都呆在酒窖子里未曾出来,茨木担心的不得了却没办法开门,他怕他一鬼手过去整个窖子都得塌。正好座敷路过,便好心的帮茨木把门烧了开。
门一消失,一股酒气直冲茨木的脑门,可这回他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就直接坐在了酒吞身边陪他一起喝酒。两个人都没说话。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酒吞
“我喜欢女孩。”
一句不着调的话却生生说的茨木心都凉了。
“我更喜欢红叶。”
茨木猛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但现在我想换换口味。”
茨木眼泪都准备掉下来了却在听到这句话时使劲憋了回去。
“茨木啊……你吻技真差!”
茨木当时就觉得自己肯定是醉了,那个酒吞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刚想伸手摸摸自己旁边可人儿的脸,却突然眼前一黑。
“砰”的一声把酒吞也吓了一跳,慌张地去探对方的鼻息,却发现他只是酒喝多了睡着了。酒吞看了看茨木周身的酒坛子,好笑又心疼地责了一句
“茨木,你个二傻子。”

【杀天 ZR】无脑无逻辑小甜饼

*ooc有
*渣文笔有
*谨慎食用



电视频道被不停的切来切去,Zack拿着遥控器,嘴里发出了类似不耐烦的声音。
突然,一阵巨响吸引了Zack的注意力,他疑惑地扭过头一看,发现被关上的厨房拉门上映出了一片火光,火窜的很高,比旁边束手无策的女孩要高得多。
Zack一下蹦了起来,冲过去把门猛地往旁边一推,动静之大把正伸着手臂在水下冲洗的Ray吓了一跳。
Ray关上了水龙头,顺着Zack的目光望见了满地热油,她心虚得扭着手指,小声说道:“对不起…Zack…它突然冒火,我没拿稳……”
Zack盯着Ray手臂上的烫伤,不耐烦的说道:“啊真是的,你在搞什么啊,不是老说我炸厨房吗?你现在和我有什么区别啊!”Zack一边抱怨一边伸手重新打开了水龙头,暴力地把Ray的手臂重新送了过去,虽然很用力,但却小心地避开了烫伤。
“烫得这么红就继续冲着啊!这些油我来擦,真是的……”Zack挠了挠头,嘴里嘀咕了几句什么,认命的趴下去把油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了。
Ray垂着眼睛,把水龙头的水流调小了一些,说道:“对不起…因为Zack说想吃炸鱼……我也没想到会突然起火的……”
空气沉寂了两秒。
Zack站起身,盯着Ray的烫伤看了一眼,手掌一下呼在了Ray的头上揉了两把:“真是的,不会做就不要做了嘛,我随口说说的话你用不着真的听进去的,这个鱼……拿来烧鱼汤不是很好吗,做你最拿手的就好,少给我多添麻烦。”
Zack的语气算不上凶,甚至称得上是温柔,可Ray却仿佛受到了什么批评一样猛地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让你……我给Zack添麻烦了吗?我…我没有派上用场吗?”
Zack又狠狠揉了两把她的头发道:“哈?你在想什么啊?你都做的很好啦,我只是想说让你不要去做那些不擅长的事情,你看!”Zack停下来指了指Ray的烫伤,继续道:“很痛吧?”
Ray轻轻摇了摇头道:“也没有很痛,不要紧的……回头涂点药就没问题了。”
Zack愣了一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啊,还要涂药啊?这不是很严重吗!你把药放在哪里了?我去给你拿!”
Ray迟疑了一下,嘴刚张开想说不要紧就被Zack打断了:“磨蹭什么啊,放在哪里了?”
Ray无奈地用手指了指客厅,描述道:“电视机下面,蓝色盒子的第一格就是。”
Zack拿过一块毛巾沾湿放在Ray的手臂上,关上水龙头推着Ray去客厅坐下然后按照Ray的描述翻找起了药膏。Ray的分类做的很棒,就连Zack也能一下找出来。
Zack随手把湿毛巾扔到一旁,又在手指尖挤了一些药膏,均匀仔细地涂抹在了Ray的烫伤上。过了一会,Zack站起身,对着Ray扬了扬下巴:“涂好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Ray乖巧地点了点头:“嗯,凉凉的,很舒服。”她抿了抿嘴,补充道,“谢谢你,Zack,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Zack随意摆了摆手:“都说不要紧了,你每天给我烧饭才更麻烦吧?这种事情就别老放在心上了。”Zack转移到了Ray的对面,一脸正色道,“更何况,我把你带出来也不是为了让你给我“派上用场”,你就算就我添麻烦也没关系的,你已经不再被束缚了,不要勉强自己。”
Ray愣了一下,转而又笑了起来,眼睛里透出几分光点:“不是的,我没有在勉强自己,我想派上用场,我想成为Zack的帮手。我想帮你,这不是勉强,是我自愿去做的、幸福的事情。”
对面的人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想帮我当然没问题,但是一定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像今天一样的受伤不许再出现了,你明白吗?”
Ray没有回答,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明明是不易察觉的微笑,Zack却莫名其妙的感觉Ray整个人都透着幸福的电波。
Zack紧紧地盯着女孩看,忽然,像是忍不住了一样,也悄悄地弯起了嘴角。
两个人的目光对在了一条线上。
Ray忽然不笑了,嘴角轻轻滑进了一些咸涩的液体,Zack探过身,想替她擦干。
但Ray躲开了,转而紧紧攥住他的手,表情肃穆而又喜悦。她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郑重地说道:“Zack,我会牢记着我的罪过长长久久的活下去的。和我一起活下去吧,活到我们被宽恕的那一天,活到我们足以被原谅的那一天。你愿意吗?你愿意和我一起背负着罪名直至死亡吗?”
Zack从没有碰到过这么严肃的情况,整个人显得有些不自然:“你说这些……我也不是很懂……但是有一点,你问我要不要和你一起活下去,这个问题,也太傻了吧?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当然愿意啊。”
阳光洒了进来。Zack张扬的笑容在Ray的眼前被照亮了起来。Ray伸出手,不自觉地想要抱住Zack,却被Zack肚子传来的声响打断了。
Zack瞪大了眼睛:“啊!Ray!你炒菜了吗!”
“嗯……还没有呢……”

我身处何方?

我身处于深渊的低谷
刺骨的寒冷经常狠狠摩擦着我的皮肤,远处刺耳的狼嚎声一下一下刺激着我敏感的神经。
但我仍然学着周围毫无知觉的人。
用光裸着的双脚踏着无边无际的碎石滩,脚底已经没有血肉能支撑我,我就用双膝一下一下的敲击地面,直到双腿都不再属于我,我才匍匐于地面。
鼻尖蹭出血珠,手掌结起伤疤,只有头发一直长到脚踝,发尾摩擦着脚掌,我浅浅地发出喘息。
周围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只有我仍然在碎石滩上挪动,一块一块的小石子划过我的心脏,我喘息着、叹息着、也哽咽着。
太阳从深渊的那端升起又落下,但我并未有察,我的世界仍然只有小石子划过指尖的疼痛。
我攀过一块又一块的石头。
我想我正处于深渊的低谷之中。

路遇的有感而发

今天走在路上,路过了一对父子,小孩很小,五岁左右的样子。
小男孩手里拿着瓶奶,他吸了一口之后问他爸爸:你猜之前这里面有没有奶!
他爸语气很肯定:有!
小孩就一脸得意的否定了他爸:错误!
因为小孩还小的关系吧,讲话也奶声奶气不太清晰,那句“错误”我又回味了一下才明白。但我不理解,为何这个小孩讲的是“错误”而不是“不对”?
我已经很少听人用错误这种说法了,所以一时之间竟觉得违和。
在我的印象里,“错误”这种说法像是在冷冰冰的器械上答题,你手忙脚乱的,头顶冒汗,最后换来了系统变扭的两个字——错误!
也就是说,错误这个词是出现在那些你认真对待的、严肃的问题上的。
这个小孩提出了一个他觉得很认真的问题,并且在得到回复之后很认真的给了评判——他不是在开玩笑,也没有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
而我却小心眼的、恶劣的为这个问题而感到一种优越感。
我突然说不出话来,像噎住了一样难受。
我悄悄的,在走过他们时,挡住了自己绯红的面颊。

太太后记说这六只手都是德拉科,我斗胆来猜猜看(搓手
左一是德拉科想和他哈利握手吗?但是似乎没有这一段剧情……
左二不太清楚,是想把自己的魔杖交给哈利…?
左三是放飞千纸鹤的动作吧
右一看不出…但是看动作可能是想拉哈利一把或者救他?
右二像是求救的感觉?
右三是真的看不出了…感觉像是抚摸或者戴戒指?
感觉六个我可能一个也没猜中,丢人23333

斗胆圈一下太太问问正确答案@9¾ @灯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