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秉文

这里白秉文泥嚎!
是个穿lo写文的拖稿小能手!
目前沉迷德哈和瑞金,欢迎同好
emmm…就这样
没了

【前言】
lof的第二篇文,还是之前的老文啦23333
想把之前写的无论好坏都搬上来
灰喜是之前基友给安利的,一下子就萌上了,但不管怎么说狼和羊之间还是比较适合BE的…总之感谢大家的观看,文笔渣莫嫌弃啦(废话好多



【正文】
不知道过去几十年了,灰太狼再也没有年轻时狼王的风范了,他变得很老很老,也有了自己的孙子,可他很孤单。
他和他的老婆离婚了,很久以前。儿子有了自己的老婆不可能时时伴在身旁。他像一个孤高的王,独自守着自己的城堡,独自爱着死去的人。

“灰太狼,为什么会是我呢?我是羊,你是狼啊?”
是啊,为什么会是你呢?谁都好为什么会是你呢?如果不是你,我是不是能过得更幸福一点?我是不是可以享受儿孙满堂?
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爱你呀,我爱你呀,我想和你一起坐在摇椅上,握着对方苍老粗糙的手,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慢慢地,慢慢地一起合上眼睛。
我愿意放弃我的一切,我只求不要把你夺走。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脸红着说喜欢我的样子,我还记得你第一次主动踮起脚尖亲吻我的样子,我还记得你和我一起面对红太狼的样子……
你明明一直都在,可是我却没办法爱你。

我想我可能要死了吧。
小灰灰前几天让我搬去他那里,我拒绝了,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我过得很孤单啊。所以你一定不能孤单,你应该得到最好的祝福。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多想爱你呀,多想抱着你,多想在你耳边喃喃细语说着我爱你。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我要来陪你了。

我是一名孤高的王,但我也早已不配称王。
王如何能有弱点。
而我如何能这样爱你。

怎样的思念,能让人一夜沧桑呢?
我想,只有我爱你了吧。

茨木,你怕不是个二傻子

【前言】
hey,这里新人白秉文,对lof还不太了解,文其实是很久以前写的,文笔不好结尾也很仓促变扭,不过懒癌晚期不想改了,直接就这样发吧2333333
最后,请多多指教(鞠躬


【正文】
酒吞酒吞,人如其名。茨木多年后想起晴明阿爸带着满身酒气的酒吞回寮时的情景,仍是忍不住的皱眉叹气。
当时寮里只有酒吞与茨木是SSR,酒吞心里一直不满茨木比他大,便偷偷恶作剧把茨木的白水换成了他珍藏的酒,不曾想茨木是个完全不能沾酒的,喝了那杯酒是整整醉了一天一夜,晴明阿爸那天气的差点没把酒窖子掀了,还是茨木醒来为他求的情,这下子饶是酒吞那浑小子也是免不了面色通红,但也因此,更喜欢与茨木起一些口角。

后来茨木为了酒吞能快些长大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是整整刷了一天的觉醒,可没曾想,当茨木满心欢喜地以为会听到酒吞别扭的夸奖时,却看到酒吞一脸迷恋沉醉的望着站在阿爸身旁的鬼女姐姐。
茨木心里的醋坛子是翻了满地。情商堪忧的茨木弟弟一下抓起酒吞的小手就把他扯到了自己的房间。
酒吞看到平时总是一副笑脸讨好他的茨木变得如此生气也是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询问茨木发生了何事便被他一下咬住了嘴唇,真真是狠狠地咬了一口,痛的酒吞差点叫出声来。
体能上的差异使酒吞根本推不开茨木,酒吞气极却也无可奈何。最后直到两人嘴里都满是鲜血茨木才堪堪停下,刚放开怀中小小的酒吞,茨木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自此以后,酒吞走路都绕着他走,他幸幸苦苦打来的觉醒材料也被酒吞拒绝,最后是阿爸骗他那是鬼女姐姐打来的材料他才欢喜吃下。茨木心中是有苦难言,越发觉得鬼女姐姐碍了他的眼,连带着对阿爸的态度也不好,除非队伍里酒吞,不然他是绝打不出暴击的。
为什么要有酒吞呢?倒也不是茨木想要展示自己的男子气概,是他一直记着酒吞儿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只有强者配和我在一起!”

茨木觉得,恋人做不成了,朋友总能当吧?于是寮里经常能看到茨木跟在酒吞屁股后头吾友吾友的叫,酒吞不理他,他就一直叫一直叫,直叫的酒吞心烦去找鬼女才罢休。

两人之间暧昧的关系是在鬼女姐姐为阿爸穿上嫁衣那天改变的。酒吞一整天都呆在酒窖子里未曾出来,茨木担心的不得了却没办法开门,他怕他一鬼手过去整个窖子都得塌。正好座敷路过,便好心的帮茨木把门烧了开。
门一消失,一股酒气直冲茨木的脑门,可这回他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就直接坐在了酒吞身边陪他一起喝酒。两个人都没说话。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酒吞
“我喜欢女孩。”
一句不着调的话却生生说的茨木心都凉了。
“我更喜欢红叶。”
茨木猛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但现在我想换换口味。”
茨木眼泪都准备掉下来了却在听到这句话时使劲憋了回去。
“茨木啊……你吻技真差!”
茨木当时就觉得自己肯定是醉了,那个傲娇酒吞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刚想伸手摸摸自己旁边可人儿的脸,却突然眼前一黑。
“砰”的一声把酒吞也吓了一跳,慌张地去探对方的鼻息,却发现他只是酒喝多了睡着了。酒吞看了看茨木周身的酒坛子,好笑又心疼地责了一句

“茨木,你个二傻子。”